大佬看看,尽管指出我的问题

网文江湖
2022-05-15 01:13:43
36
571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南域,飞升宗,藏书阁。

一位白衣男子,正拿着一本沾满灰尘的古籍,细细翻阅。

发黄破旧的古籍上,依稀还能看见异闻录三字。

“是饕餮吗?”

男子自顾自的呢喃一句,随后又注视着古籍上那几行文字:

“上古有异兽,其名饕餮,身如山峦,兽面羊身,虎齿龙爪,为天地四凶之一,能化无形,能噬万物……”

男子揉了揉眉心,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不,如果是饕餮,我早就被吸成人干了。”

男子思虑片刻,又自我否定道。

“楚渡师兄。”

这时,一道婉转空灵的声音响起,打断了白衣青年的阅读状态。

“云薇?”

白衣男子合上古籍转头看去。

只见门口伫立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

女子身穿鹅黄色长裙,头上插着一根桃木簪,三千青丝自然垂落,俏丽的脸蛋上没有任何胭脂水粉。

整个人宛如一朵清丽脱俗的牡丹花。

女子轻轻踮起脚尖,远远瞧了一眼楚渡手中的古籍,走过来笑吟吟的说道:“楚渡师兄还是这么勤奋呢。”

显然,女子误以为楚渡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术法秘籍。

楚渡把异闻录放回书架,看着眼前的绝色女子,微微一笑,调侃道:“云薇,你可是筑基期的大修士,如今我这个废物,可配不上你这一声楚渡师兄。”

女子闻言,一跺脚,假装生气道:“楚渡师兄何必说这种丧气话,在云薇心中,楚渡师兄一直都是那个无敌的楚魔王呢。”

楚魔王……

听到这三个字时,楚渡满脸苦涩,摇头不语。

楚渡穿越到这个修仙世界,成为飞升宗的真传弟子,十多年了。

十年前,楚渡打败来自昊天圣地的妖孽,一战成名。

要知道那可是昊天圣地,是这个世界无数修仙门派中最顶尖的势力之一。

传闻圣地之中,有渡劫修士坐镇。

渡劫修士更进一步,就是破空飞升的仙人。

然而,即便是这样强大的势力培养出来的弟子,仍旧是败给了楚渡。

那一战,楚渡以伤换伤的凶悍打法,震撼到了在场的所有人,自那以后,楚渡就被冠上了'楚魔王'的称号。

就在众人惊叹,楚渡即将成为飞升宗,甚至整个南域最年轻的筑基修士时,意外发生了。

楚渡一夜之间,修为全失。

像是身体里面有什么怪物把灵力吸空了一般。

楚渡无奈重修,但那股吞噬之力,又悄然降临,不过这次倒是没有直接吸空楚渡的灵力,而是变成了不间断的,持续性的吞噬。

总而言之,就像是把楚渡当成了一头'奶牛,'源源不断的为它供给。

时间一晃,距离楚渡初次丢失修为,已过去十年。

楚渡也大概找到了,吞噬自身灵力的罪魁祸首。

不过知道归知道,却依然拿它没办法。

今日来这藏书阁,就是听说守阁长老,不知从哪儿找出了一本年代久远的古籍。

楚渡想着来看一看有没有与之相关的信息。

“楚渡师兄,楚渡师兄,”云薇见楚渡怔怔出神,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抱歉,想起了一些往事,”楚渡回神,看着云薇,笑问道:“云薇,你今日前来难道就只是为了夸我?”

云薇嫣然一笑,伸手在腰间的储物袋一抹,顿时一个白色瓷瓶出现在玉手中。

“给,”云薇推至楚渡身前。

“什么东西?”楚渡接过瓷瓶,拔开木塞,顿时一股清香扑鼻而来,放眼望去,瓶子里盛放着一些晶莹剔透的小药丸。

“聚气丹?”

“嗯,”云薇点了点头,说道:“前些日子听说楚渡师兄的修为恢复到炼气五层了,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希望这些聚气丹,能助楚渡师兄早日恢复往昔的风采。”

楚渡重修后,一直与那股吞噬之力较劲,修为提升的非常缓慢,十年时间才重修到炼气五层。

而这聚气丹,能提高修仙者炼化灵气的速度,对炼气期修士来说,还算比较珍贵。

云薇是筑基修士,这聚气丹对她而言没什么太大作用,楚渡知道这点,自然不会与她客气,合上塞子,把瓷瓶放进储物袋中。

“楚渡师兄。”

“嗯?”

云薇见楚渡收好聚气丹,在面前来回踱步,说道:

“昨日玄火宗的结丹修士带着一位真传弟子前来拜访。

那位真传弟子名叫祝玄,炼气九层修为,不知从哪儿听说了楚渡师兄以往的事迹,异常嚣张,指名点姓的要挑战楚渡师兄。

本来宗门推脱过,说楚渡师兄身体有异,不便迎战,奈何那祝玄不依不饶,极不识趣,非得要和楚渡师兄战过一场才肯罢休,宗门无奈,只得应允,让楚渡师兄一个月后出战。

不过那叫祝玄的说了,说楚渡师兄不敢出战,要当缩头乌龟也不是不可以,除非……”

说到这里,云薇停下脚步,望着楚渡一脸愤慨之色。

“除非什么?”楚渡饶有兴趣的看着云薇。

“除非楚渡师兄,从混元峰一直跪到他面前,行三跪九叩之礼,并叫他一声爷爷,他就大发慈悲放楚渡师兄一马。”

云薇胸脯剧烈起伏,咬牙切齿的说道:“要不是我是筑基修士,不想以境界压人,坏了我飞升宗的名声,我抬手就是一巴掌送那祝玄回老家。”

说完这些,云薇死死的盯着楚渡,好似楚渡就是那祝玄似的。

楚渡听完,哑然失笑,“那个祝玄真的有这么狂?”

“嗯,相当的狂,”云薇小鸡啄米般,连连点头。

随后见楚渡沉默不语,云薇拍拍胸脯,自豪的说道:

“没事儿,楚渡师兄你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这一个月你争取把修为提高到炼气六层,到时候我先派人去消耗那祝玄的灵力,楚渡师兄你等我信号再登场,然后直接把那祝玄给揍趴下。揍成乌龟王八。”

云薇玉手一挥,成握拳状,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呃……楚渡师兄……”

见楚渡黑着脸,云薇连忙调转语气,说道:“那个……楚渡师兄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些事儿没办,就先走了哈,到时候你记得看我信号哈,”说完云薇匆匆忙忙,就驾驭法器跑了,根本不给楚渡开口的机会。

“这小妮子……”楚渡看着云薇远去的背影,摇头苦笑。

事儿应该有这事儿,只是云薇这古灵精怪的性子,不知道其中有多少添油加醋的成份。

楚渡在藏书阁并没有得到,想要的信息,便返回了混元峰。

正午时分,烈阳高照之时。

“来了,”

楚渡轻声低语,整个人突然凭空消失在原地。

……

昏暗的天空,笼罩万物,脚下的波涛上下起伏,楚渡伫立在一片汪洋之上,目视着前方。

这里光线黑暗,昏昏沉沉,一望无际,根本看不到尽头。

无尽的汪洋之中,只有黑色的海水在不停翻涌,掀起一阵阵滔天巨浪。

楚渡就像是浪花下的一叶扁舟,随时会被吞没。

显然,楚渡现在已置身于另外一片空间。

这整片空间,都在朦朦胧胧的黑暗之中。

哗哗哗……

不多时,汹涌的海浪,一波推着一波,像是一头择人而噬的猛兽奔向楚渡。

似乎马上要把他碎尸万段。

眼看楚渡就要被黑浪淹没。

这时,变故再起,昏暗的天空忽然被一片白色耀眼的光芒洞穿,一道圆形光柱破开乌云,照射下来,护住了楚渡。

那些黑色的海水遇到光柱像是'如临大敌',全部分流绕过光柱,不敢触碰分毫。

楚渡毕竟也不是第一次来,对此见怪不怪。

身处光柱之中的楚渡,展开双手,抬头望天,双脚开始缓缓离开黑色的海面,整个人腾空而起。

随后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最后嗖的一下,化为一道流光冲上云霄。

冲破黑暗之后,迎来的是光明,光线明亮的万丈高空中,白云朵朵,仙气氤氲,让人仿佛置身于天堂。

楚渡继续上升,穿破云层,最后轻飘飘的落在一片雪白的云台之上。

嗒嗒……楚渡踏在云台,向前行走几步,然后停在一道金灿灿,明晃晃似琉璃建造的大门前。

鎏金色的大门两旁有宝玉妆成,大门上还镌刻着许多仙兽图腾。

龙,凤,麒麟,仙鹤……等等。

高约数丈的金门上方,横着一块同样金色的匾额。

其匾额上,印刻着三个令人看了都会震撼的血红大字。

南!天!门!

没错,就是南天门。

楚渡重修后,每间隔三年,就会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拉扯进这片空间。

而这片空间也是楚渡第三次来临。

初次看到南天门时,楚渡也是震惊不已,不敢置信,这吞噬灵力的怪物,居然跟传说中的天庭有关。

可这些年被吸走的灵力做不得假,且每隔三年被吸进这片空间也不是幻觉,慢慢的,楚渡也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就在楚渡思索,如何才能打开南天门一探究竟之时。

一道光芒照射而来,打在南天门上。

见此情形,楚渡气不打一处来,因为这束光芒,正是他被吸走的灵力所化。

前两次他试过敲门,砸门,骂门,但全都没有丝毫作用。

体内的灵力还是在一点点消失。

想到一个月后还要对战玄火宗的祝玄,到时候拿什么去打?

再想到这么多年的煎熬,也看不到一点儿希望。

楚渡心头,不由涌起一股滔天怒火。

这股火暗自烧了十年,似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楚渡的血管青筋,纷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凸起。

“去你大爷的。”

楚渡怒吼一声,汇聚了此生所有的怨气,毫不犹豫的一脚踹向南天门。

只听哐当一声,门开了……

第二章:随着南天门徐徐打开,一条笔直宽阔的走廊呈现在楚渡身前。

走廊的栏杆是用洁白通透的宝玉砌成,上面雕刻着各种各样的花纹图腾。

路面则是由一种翠绿玉石铺成。

楚渡走进南天门内,顺着廊道一直往前,没过多久,前方的视线之中便出现了一片浓浓的云雾。

楚渡抬头,看见自身灵力所化的那道光束,径直穿进了云雾。

“长虹。”

咻……

一把长剑顷刻间出现在楚渡手中,靠近剑柄的剑身上,正是刻着“长虹”二字。

“楚渡手持长虹剑轻轻一挥,一道犀利的白色剑芒划破空气飞向云雾。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这道剑芒在即将靠近云雾之时,仿佛像是斩进了虚空裂隙,眨眼间消失不见,连一点声响都没有传出。

楚渡双眼微眯,手腕翻转,掷出长虹。

铿……

云雾前方火星四溢。

楚渡的长虹剑,像是刺在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上,不能前进分毫。

“能吞剑气,坚固无比。”

楚渡立马洞悉了这道屏障的特性,随即召回长虹,在腰间一抹,顿时一张黄纸符箓出现在两指之间。

“去,”楚渡扔出符箓,符箓在半空化为一条丈长的火蛇。

火蛇在空中盘旋一圈,带着炽烈的温度,飞向云雾,可结果跟先前的那道剑芒如出一辙,火蛇还未触碰到云雾,就被一张无形大口瞬间吞没。

再经过几番试探,楚渡明白了这道无形屏障只能用实物攻击,而且要非常坚硬的实物才行。

不然上品灵器级别的长虹剑,也不会只冒了一点火花。

楚渡当即伸出右手,掌心朝上。

“鱼藏 ”

楚渡大喝一声,一柄宽两指,长六寸,剑身刻有菱形花纹的短剑,悄无声息的悬浮在楚渡手心。

楚渡右手迅速向前推出,短剑立刻化为一道耀眼的红芒,一闪而逝。

滋……

鱼藏剑刺在无形的屏障上,迸发出绚烂的火花,同时一圈圈透明的涟漪向外扩散。

几个呼吸后。

咔……

如同镜面破碎的声音响起,那道无形屏障在刹那间消弥,鱼藏剑带着强劲的气浪,吹散了前方的大片云雾。

“回,”

楚渡手臂伸直,鱼藏剑立刻在原地迂回一圈,回到楚渡衣袖之中。

待云雾完全散去,没有楚渡想象的,会出现的凌霄宝殿,而是眼前又出现了数条岔路通道。

楚渡看见自身灵力所化的光束,延伸至从右往左的第四条通道。

楚渡思虑片刻,缓缓走向这条通道,一踏进通道,一股无形之力,就把他推离了路口。

楚渡再试了一次,结果还是一样。

“咦?”

楚渡感觉有些古怪,但他没有过多纠结,马上又换了一条通道,可刚踏上通道的入口,一道虚影就凭空出现。

虚影身姿挺拔,威风凛凛,手里握着一件长形兵器。

看到那件兵器的形状,楚渡惊呼出声:“三尖两刃刀。”

这时虚影动了,一道光芒闪过,楚渡整个人直接飞了出去。

“二郎神。”

噗,楚渡半跪在地,吐出一口鲜血,摸着刚刚被三尖两刃刀击中的胸口,喃喃自语。

哗啦哗啦,顿时楚渡身上一大堆碎片掉落下来。

那是楚渡的护身灵器,没想到竟是被二郎神的虚影一击粉碎。

好在二郎神的虚影,似乎并不能离开那条通道,不然楚渡有十条命,今天也得交代在这里。

楚渡不信邪的又试探了一条通道,发现只要一踏上通道口,就立马会有虚影显现。

不过这次楚渡学聪明了,在虚影刚显现时,就马上退出通道。

“看来每条通道都有虚影守护。”

楚渡站在最右侧的通道前,轻声叹息。

他试探了除身前这条以外的所有通道,抱着最后一丝产生奇迹的希望。

楚渡一脚踏进这最后一条通道,果不其然,虚空之中又是一道虚影显现。

这道虚影头戴道冠,手拿拂尘,坐在一头牛形虚影之上。

“太上老君。”

楚渡很不甘心,好不容易走到这里,却要无功而返,但奈何这是老君的虚影,不能力敌。

就在楚渡准备后退之时,却看见,通道中的虚影又忽然消散了。

“有戏,”楚渡试着向前踏出一步,没有,再踏出一步,还是没有。

又接连试了几次,确定虚影真的不会再出现后,楚渡才大胆的顺着通道前行。

不多时,楚渡便走到了通道的尽头。

一座破败的宫殿静静矗立,朱红色的大门与墙面,全是密密麻麻如同蜘蛛网般的裂缝。

大门上方也只能隐约看清一个'兜'字,剩下的很是模糊。

门前的几根鎏金柱子上,有许多被兵器破坏的痕迹。

总之,这里曾经像是发生过一场旷世大战。

看着,似乎随时会倒塌的兜率宫,楚渡心生感慨,谁特么敢对老君动手?

在楚渡的认知中,哪怕是掌管三界的玉皇大帝,想要处置老君,也得掂量掂量。

不过这些对楚渡目前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兜率宫里还有什么?

踌躇片刻,楚渡上前,轻轻推开大门。

嘎吱,大门打开,里面的景象一览无余。

宫殿正中,有一个倾倒在地的炉子,炉子周围散落着许多黄皮葫芦。

里面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横竖堆积在一起。

楚渡随手捡起一个葫芦,摇了摇,看了看,发现是空的。

“这兜率宫被打劫的这么干净吗?”

楚渡靠在炉子上自言自语,随后他又翻遍了地上所有的东西,发现一件能用的都没有。

连那些散落在各个角落的黄皮葫芦,也没哪个装着楚渡期待的仙丹灵药,全都空空如也,而且这些葫芦的质量令人堪忧,楚渡单手都能捏碎。

“唉,留点汤喝也行啊,”楚渡轻叹一声,一巴掌拍在老君的八卦炉上。

忽然,一道耀眼的光芒,自楚渡脚下亮起。

楚渡这时才留意到,以炉子为中心,有一个八卦图,而自己正好站在八卦图的乾位上。

楚渡眼睛一亮,仿佛猜到了一些玄机,一步跨在坎位上,运转灵力,一拍,坎位亮了。

随后楚渡依样画葫芦。

当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方位全部亮起耀眼的光芒时。

嗡嗡……

倾倒在地上的八卦炉,突然震动起来,不一会儿,便回正悬浮在半空。

接着从炉子里面飞出三样东西。

一个满身裂纹的紫金色葫芦,一本书籍,还有一团火红色的光源。

那团火红色光源,周遭跳动着红色的电弧,让楚渡不敢轻易触碰它。

倒是那个葫芦,让楚渡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

楚渡拿起紫金色的葫芦,打开,左眼朝里面望去。

眼睛还没杵近葫芦口,忽然一颗闪耀着白光的珠子,从里面飞了出来,珠子在楚渡头顶不停的旋转,洒下一片洁白的光辉。

片刻,珠子停止旋转,嗖的一下,钻进了楚渡的心脏之中。

这时,楚渡感受到一股暖流,涌遍全身。

“炼气六层。”

“炼气七层。”

“炼气八层。”

蹭蹭蹭……短短几个呼吸,楚渡的修为就从炼气五层连升三个小境界到了炼气八层。

“爽……”

楚渡不自觉的呻吟了一声。

自从被那股吞噬之力制裁后,楚渡还是第一次体会到这么畅快的感觉。

虽然楚渡并不知道这颗珠子是什么东西,但目前来看,并不像是有什么坏事。

稍稍平复心情后,楚渡伸手拿起了那本深灰色的书籍。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月下独酌一人
Lv.4 牙牙学语幼齿龙

速更,夜不能寐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哈哈噶噶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看第一章时还以为会有一个老爷爷出现,第二张挺好的,能吸引人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赵鹤鹤
Lv.2 破蛋啼哭的婴龙

比我写得好!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胡戏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差斗破太多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蜜桃熟了
Lv.5 朝气蓬勃的萌龙

有点散的感觉。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亮了
Lv.6 青春洋溢的萌龙

看完了第一章,感觉有点散,有点平淡,但是还可以继续看。

然后到了第二章,我一看金手指,篇幅很长然后其实也没有什么点吸引我注意力,我一下子就产生了畏难情绪…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小雨沐春
Lv.3 蹒跚学步的婴龙

剧情老套路平淡,没有核心卖点,没有剧情亮点,没有张力,胜在文笔和男主人设不错,让人能继续看下去的也只是因为这。异兽、聚气丹、祝玄、空间等加成都抑完再出现才会有爽点,平铺直述地摆放出来就没意思了,建议学一下抑,打破平淡突出亮点卖点和张力。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小雨沐春剧情老套路平淡,没有核心卖点,没有剧情亮点,没有张力,胜在文笔和男主人设不错,让人能继续看下去的也只是因为这。异兽、聚气丹、祝玄、空间等加成都抑完再出现才会有爽点,平铺直述地摆放出来就没意思了,建议学一下抑,打破平淡突出亮点卖点和张力。

感谢指导评价,因为是走传统所有有些慢,会反思自己的问题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月下独酌一人速更,夜不能寐

大哥你这评价有点敷衍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胡戏差斗破太多

我咋有资格跟土豆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亮了看完了第一章,感觉有点散,有点平淡,但是还可以继续看。

能指导一下,什么叫有点散,不是很懂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胡戏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像个溜溜球我咋有资格跟土豆比,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但是说实话,开头斗破那样的套路都用烂了,但凡看过斗破,看到你这开头都会联想到斗破,自然而然地会产生比较,珠玉在前,不能更亮,就只能黯淡,就像一位大佬说的: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功力不够,千万不要仿照大佬开头。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猫粮
Lv.8 幸福美满邪恶龙
像个溜溜球南域,飞升宗,藏书阁。

文笔不错,就是情节推进太慢了,对话可以精练点,无关情节推进的都可以删掉!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巃的天空
Lv.3 蹒跚学步的婴龙

看了前面几句,就看不下去了。

谁还没看过斗破苍穹了。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猫粮文笔不错,就是情节推进太慢了,对话可以精练点,无关情节推进的都可以删掉!

懂了,节奏慢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悠悠沃心
Lv.9 冷静孤傲的白龙

还不错,直接开书写吧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像个溜溜球
Lv.1 正在孵化的龙蛋
悠悠沃心还不错,直接开书写吧

会写,其实给以前的编辑看过,他就说投传统写,我知道自己有很多问题,所以发上来,请你们指点一下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三月易梦
Lv.6 青春洋溢的萌龙

你如果把这两章剧情提炼成一章,这书的节奏就对了。

另外,主角的情绪没表现出来,他天赋异禀时,宗门力捧,现在落魄了,宗门随手丢弃。这时候主角应该有怨,这样后面才能爆发。(重点刻画矛盾,压抑,爆发,不要把主角写得跟木头人一样。)

还有一点,小反派指明道姓要跟主角这个废人决斗,有点莫名其妙。

两人如果有仇怨,就尽早点明。

如主角天才时,门派大比,曾当众戏弄过小反派,如今主角陨落,小反派伺机报复,宗门却忘了他曾经的功劳,把他当作弃子。

这样可以加重主角的情绪,以待金手指归位后,读者产生期待感。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市声浓处
Lv.5 朝气蓬勃的萌龙

天庭这个金手指不错啊,不妨一开始就提出来,第一章也别写老掉牙的斗破情节了,直接上金手指,拉个悬念我觉得也挺好的。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本帖需登录才可回复,没有帐号欢迎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