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本书的开头吧,剑与魔法,大佬们看看。

网文江湖
2021-10-13 20:46:03
33
975
kenpopo

从打败魔王后开始

第一章:送小家伙回家吧

恋人阿莲娜逝世后第5年。

“艾文,是谁睡在这里呢?”

“我的恋人,阿莲娜。”

“阿莲娜?那个与魔王同归于尽的勇者?!”

“嗯”

恋人阿莲娜逝世后第46年。

“呐,老师,这些人是老师重要的人吗?”

“是我的恋人和队友。”

“一定是很伟大的人吧?我也可以吗?”

“嗯”

恋人阿莲娜逝世后第58年。

“呐,艾文...”

清脆婉转的声音传来。

艾文回过头,呼啸的狂风掀起了的发丝和衣角。

他默默注视着刚垒起的碎石堆。

“再见了,我的弟子。”

他伫立在一处高耸的山丘之上,脚下是如浮浪般的草茵。

远处的蔚蓝天空澄澈如洗。

微微昂起头,不受拘束的黑发纷飞不定。

再远一些,是偌大的天蓝色湖泊,视野所及,无边无际。

艾文收回视线缓缓转身离去,明媚的阳光洒在身上,初春的风儿宛如恋人的双手,轻轻抚摸着他英气的脸庞。

黑色披风迎风鼓动,低下头,嘴角展出几分安然的笑意。

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精神和意志才是阿莲娜留给他最宝贵的财富。

艾文,曾是北部诸国的贵族魔法使,在百年前的灭国之战中下落不明,可无人知晓的是,已经在这片大陆生活了两百多年的他依旧是青年的模样,并且以后也不会改变。

经历了两百多年的旅程,他还活着,可他的恋人,一起冒险的队友,甚至是自己的弟子,都已经在时间和旅途中逐个死去。

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到这片美丽的湖泊来看一看。

此时的他笑着,仿佛看到了拄起长剑的阿莲娜。

“艾文,我会死在你前面的,所以,偶尔也要来看看我。”

她温柔的笑着。

“我们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

作为普通人类的阿莲娜,和艾文在游历中结识并相恋,她的理想是作为勇者打败魔王。

并且做到了。

一切结束后的艾文独自走在返程路上,继续着游历大陆的旅途。

这里是南方诸国的偏远地带,气候温暖,少有人烟,也是他和阿莲娜相识的地方。

他行走在偏僻的丛林里,夜晚了,只要这样继续走半个夜晚,就能抵达人类的村庄。

他习惯步行在深深的夜,感受着森林里寂静的气息,这是亘古以来的宁静,是如酒酿般的时光。

硕大皎洁的圆月挂在天空,茂密的丛林里一片寂静,但并不晦暗,因为这里开满了名叫拉里的藤蔓状植物,它们开着拇指大的小花,缠绕在灌木和苔藓之上,散发着靛青色的荧光,有三三两两的萤火虫绕着花朵飞舞,如同美丽的妖精一般。

但与以往不同,祥和的夜色之下,晚风带来了鲜血的味道。

血腥味从远处飘来,层层的树林遮蔽了视线。

他慢慢拔出腰间的长剑,脚步匿声,黑色的披风融入黑夜。

“呼~呼~”痛苦的喘息声,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晰。

站在一处树木枝桠上,他收起长剑。

看清楚了,是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子,背靠着大树瘫坐在地,身下是大滩的血液,怀里抱着绸缎的大包裹。

“嘭~”

跳下树的他故意发出响声。

女子身下的血液染黑了植物拉里的花朵,使其散发的荧光更为微弱。

而血腥味正是从包裹和她身下传来的。

那女人慢慢抬起头,目光压抑着痛苦。

“您...是冒险者吗?”

艾文点点头,缓缓走近。

“需要帮助吗?夫人,还有...您的孩子。”

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认真和冷静,他并不介意给旅途中的人们一点帮助,总归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意外,就算没有回报也行,现在的他并不在乎金钱和地位,因为长久的生命,他所获得的的一切终究会归于尘埃,就像他过往的家族和天才贵族地位一般,只会在战争和时间中烟消云散。

那女人艰难地笑了笑。

“让您见到这幅丑态,真是抱歉...”

她低下头,滚烫的血液还在不断流淌。

轻轻的摇摇头,低吟道:

“唔...我就不用了,可以的话...请救救我的孩子...”

艾文蹲下,挨得近了,才发现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如纸。

血液几乎流干,生命走到尽头,唯一支撑她的,或许就是手里的孩子了。

这时,那女子突然打了个寒颤,声音颤抖起来,如同寒冬里一阵刺骨的冷风袭来,抖动着牙关。

“我...是拉布雷斯侯爵的女儿,和恋人私奔,但恋人拿走所有的钱跑了...”

“如今留下的...只有这个孩子。”

艾文点点头,抬起一根食指,巨大的六芒星魔法阵亮起,洁白的光芒融入女子周身。

他维持着法阵。

“很抱歉...我能做到的就只有这些了。”

被荧光笼罩的女子感到一阵温暖,眯着眼,泪水大滴大滴溅落。

单手抖动着,从襁褓中掏出一枚金色的徽章和一枚金币。

“我只剩下这些了,能不能请您接个委托。”

她看向襁褓中安然熟睡的婴儿。

“劳烦您将这孩子带回家,交给我的父亲...拉布雷斯侯爵”

“呜呜~”细微的啜泣声响起。

“我唯一对不起的...就是父亲了。”

艾文接过,认真注视着她。

“好的,您的委托,我确实接到了。”

这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在生命几乎走到尽头的时刻,心心念念的还是孩子。

女子心里一松,紧紧抱着自己的孩子,脸颊相贴。

“对不起...莱娅...妈妈,只能到这里了。”

“不要怨恨你的父亲,要健康的长大呢...”

或许是她放不下曾经的恋人,也或许是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落入憎恨的连锁,最后的她是这样交代的。

伴随着抽咽声越来越微弱,直至无声,而艾文指尖的魔法阵也逐渐熄灭,他不是信奉女神的牧师,能做到这种程度已是常年练习的成效了。

现在的他,更多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剑士而已。

可至少也让大出血的女子交代了后事。

从死去的女子手中抱出孩子,是个女婴,用昂贵绸缎临时制作的襁褓,原本该是一条贵族女子的披肩。

仔细打量着这孩子恬静的睡脸,皱巴巴的五官,绒毛般的金发带着血迹。

这孩子并不了解母亲已经不在的事实。

艾文面容沉静,用魔法分开大地,将女子安葬在了拉里花丛之中,土地聚拢成一个小小的土丘,宝石般的蓝色花海在微微摇曳,萤火虫穿梭其中,仿佛唱奏着永夜的安眠曲。

远处传来魔兽啸月的吼声,他不希望这位母亲的长眠被打扰,轻轻划了一下,半空生成一道蓝色的光带,迅速崩散融入空气和地面,鲜血的味道逐渐散去,所有的痕迹都被埋在了深深的地下。

他抱着孩子朝最近的人类村庄望去。

披风被微风吹动,缓缓升空,直到脚下全是幽黑的树冠,其中点缀着幽蓝的繁星碎芒。

一路北去,短短几个呼吸便不见身影。

拉布雷斯侯爵的领地在中部公国,但在那之前,接受了委托的他需要先让这个小生命活下来。

要送小家伙回家的路程只要几个月而已,这或许是不太漫长的旅程。

第二章:雾鬼

恋人阿莲娜逝世后第58年,捡到小家伙的第一天。

南方诸国,偏远的小村庄。

“艾文大人,您的行李都准备好了。”

穿着麻布短衫的青年男子递给艾文一个包裹。

“婴儿用的东西和奶粉都有,虽然是我家孩子以前用过的,但我们这种偏远地方也就只有这些了。”

艾文摇摇头,从腰间的钱袋里摸出一枚银币。

“不,感谢你的帮助,克里斯。”

那年轻人摆着手,爽朗的笑了笑。

“我不能要,相比您对我的指导,这点东西没什么要紧的。”

克里斯看向艾文胸前的孩子,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昨晚哭闹了一会儿,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

艾文大人要了背带,把婴儿的襁褓吊在胸前的斗篷下面,现在随着掏钱的动作掀开,婴儿睡的正香。

“话说回来,这是您的孩子吗?”

艾文收回手,摇摇头。

“不,是接的委托,约定将孩子送回家。”

克里斯明白了,或许是走丢的孩子,这片地方偶尔会有从别的地方流窜过来的人,他们为了绕路才经过这里,目的地是南方的大首都,塔拉都市,听说那边是自由贸易者的天堂,有钱就能拥有一切,连女神洗礼的仪式都被公开售卖。

看这孩子已经洗净烘干的襁褓,似乎也是贵族才用得起的高档材质。

“这样啊,我明白了,看您的样子,是打算往北边走吗?”

“是的,北边有什么不妥吗?”

因为他见到克里斯的神色有些不安。

“啊,其实,从前几年开始,北边的道路有魔物出没。”

说着,他目光朝着远处的山林望去,一片翠绿的山丘,有清晨的缕缕薄雾弥漫。

“从这里过去,跨过那座山,大概半天路程的样子,有雾鬼出没。”

艾文也跟着看到了过去,神色平静。

“没人处理吗?”

“哈哈...”克里斯抓着后脑勺,有些尴尬的笑道:

“这里太偏僻了,虽然也有筹钱到城里发布任务,但请不起太厉害的冒险者大人,有来无回了几次,就再也没人肯接这种委托了。”

“那些冒险家大人们讲:雾鬼这种东西又麻烦又恶心,既挣不到钱还要走穷乡僻壤,划不来。”

雾鬼,名为鬼,其实是一种人形的魔物,出现的时候,四周都会弥漫起浓雾。

而之所以说雾鬼麻烦又恶心,是因为这家伙只袭击人,行动模式为单调的徘徊领地和袭击路人,除了嗜血和本能以外,根本没有任何的情感。

可没有感情的它却是玩弄擅长人心的魔物,它的迷雾会影响人的感官,使人产生幻觉,幻觉会让雾鬼以人们最珍视之人的样子出现。

总之,的确是很恶心的东西。

艾文单手把包裹挎在肩后。

“挺麻烦的吧?”

“是有一点,还好雾鬼领地意识强,我们走其他的路就行了。”

克里斯手指向身子左侧的山麓。

“从这边走,大概多走一周就能到罗兰城。”

艾文点点头,抬头看了看已经大亮的天色。

“嗯,差不多了,替我向你的孩子们问好。”

他转身,一手藏在斗篷底下,搂着熟睡的婴儿,另一手挎着包裹。

“等雾散就可以走了,克里斯。”

说完,起身往薄雾的山岚走去,身影渐渐消失在村外小道的林荫之间。

“父亲,那就是指导过您剑术的人吗?”

怔怔出神的克里斯低下头,小儿子不知什么时候从屋内跑了出来,正扒着他的衣角好奇盯着他。

他摸了摸孩子的头。

“是啊,艾文大人是超强的剑士哦。”

孩子眼神一亮。

“那父亲也很强吧?山那边的冒险家认识您吗?”

看到孩子渴望又艳羡的目光,克里斯好笑的摇了摇头。

“哈哈,那怎么可能,我没出门做过冒险者,还得守着你们呢。”

“诶,说谎?!”

“真的,哈哈哈!”

克里斯学了剑术却从未踏上过冒险旅途,十二年前,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艾文就是这幅模样,当时陪着的还有个套着罩袍的小女孩,他们一起在这里住了半个月。

那时候的克里斯,也不过是一个整天挥着木剑幻想冒险的孩子罢了。

与此同时,离开村子的艾文独自行进在草木茵茵的小道上,越走脚下的草叶越深,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过后,道路依稀难辨。

所幸的是他记忆还算不错,能沿着旧时的记忆回溯而上。

一直走啊走,走过半人深的灌木丛,绕开布满荆棘倒刺的浆果林,有时跨过腐朽的矮桥,偶尔见到埋在草叶下的引路石。

太阳到了天空正中,按理说,应该是正午了,可明媚的阳光却无法照进丛林。

四周逐渐昏暗了下来,拉里花的花蕊也开始泛起微微的荧光。

艾文停下脚步,默默看向前方的幽暗。

浓雾起来了。

“艾文...”

清脆的声音从雾中传来。

紧接着,一个身披洁白斗篷的身影走了出来。

那是一张美丽女子的脸庞,柔顺耀眼的金发,五官秀丽,脸蛋光泽白皙,和四周昏暗的浓雾形成了色彩的鲜明反差。

她温柔的看着艾文,眉眼柔和。

“你又来看我了,真好...”

艾文沉默不语,他很清楚,这不是阿莲娜,只是雾鬼影响了他的五感。

这时,他和‘阿莲娜’之间的迷雾逐渐散去,两人相对而视。

温雅的双眸,眼神清明和煦

阿莲娜体态轻盈地朝他走来,眯着好看的凤眼,笑意嫣然。

快要走近的时候。

缓缓停了下来的她,两人温柔对视着沉默片刻。

忽的轻声道:

“动手吧!”

艾文顺从得抬起手,巨大的魔法阵顷刻成型。

“也是呢...”

强光和高密度压缩的法术冲击波激涌而出。

“啊!!!!”

人形怪物凄厉的哀吼一声,恢复了狰狞丑陋的原貌,随即被冲击波轰为尘埃。

猛烈的风压牵动斗篷呼呼作响,艾文闭着眼,微微呢喃。

“阿莲娜的话,肯定会这样说的...”

真正的阿莲娜是一个果断坚韧的人,绝对不愿见到犹犹豫豫的他。

强光的烈风过后,原地已经没有了怪物的身影,浓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殆尽。

正午明丽的阳光重新照了进来。

抬眼望去,前方如同被大型巨石犁过一般,留下了几十米宽的深深沟壑,一直延伸到了视线尽头,无数断枝和泥土搅混其中。

遇见阿莲娜之前的他只是一名劣迹斑斑的魔法使,北方的人们称他为暴虐的魔法使,他所擅长的大范围攻击魔法多次蒸发过成建制的军队,可当年的他经历了北方的灭国战,家族和国家毁之一炬,心灰意冷地隐居在那片湖泊,可仔细道来已经是百年前的事情了,暴虐的魔法使已成了北方雪林的童话故事了。

后来的他又成了勇者众一员,起因是阿莲娜找上了他,希望让他成为同伴一同踏上迎击魔王的旅程。

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在阿莲娜逝世后,他又拿起阿莲娜的剑成为了剑士。

阿莲娜喜欢他用魔法的样子,他想要将阿莲娜的剑术传承下去。

他眼帘低垂,正准备转身离去。

“咿~呀呀呀~”

怀里的婴儿醒了,眨动新奇的大眼睛紧紧望着他。

艾文埋下头,单手指肚轻轻戳了戳她的小脸,昨晚有好好洗 过澡,用魔法烘干了衣物,现在不再是皱巴巴脏兮兮的了。

小婴儿握着他的手指,啊啊呀呀笑得很开心。

艾文也跟着微笑了起来。

捡到小东西的第一天,艾文启程往南方罗兰城,等过了那里,旅程就越来越短了。

第三章 你对我说谎了

捡到小家伙的第二个月,南方大都市,罗兰之城

罗兰城是精灵和人类互通贸易的大城市,在这里,如果您运气好,就可以见到身着金发长耳的俊美精灵。

他们通常身着传统的浅绿色服饰,大体风格相近,但根据不同场合会有各种款式,精灵们擅长自然魔法和结界术,体态轻盈,是天生法师和敏捷型冒险者。

艾文行走在人来人往的街头,胸前的披风解开许多,小家伙的脸露了出来,正咿咿呀呀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他双手虚托着襁褓,随着步伐悠悠晃动,这样使小家伙显得更加高兴了。

抬起头,街道的尽头传来喧哗声。

“是精灵,好漂亮...”

“还有独角马,听说是纯洁的象征...”

“是精灵商队吧?运气不错,就算是罗兰城也很难遇到他们的,”

“或许吧”

...

总之,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传来,艾文随着人群避让到两边,护着小家伙,一点一点避开热情的人群走着。

视线余光瞥向迎面而来的精灵车队,一辆拖拽着货物的大车,大概六七名精灵,全员都披着罩袍行走,隐约可以看到尖尖的耳朵,职业不一,有举着法杖的,背后别着短弓和后腰挎着十字匕首的,也有与他一样腰间挎着长剑的。

武器上刻有秘银和紫砂的繁复花纹,是魔法铭刻,拥有各种效果。

用来拖车的是两匹精灵一族独有的纯白独角马,体型比一般的马大了一倍,这种马脾性温和、忠诚、纯洁,它们和精灵族有世代相传的契约,是终生陪伴的伴侣。

也是无数少女理想的梦中情人。

可惜的是,独角马只会独居精灵之森或是和精灵待在一起,曾有人类试图捕捉它们,无一得手,就算得手也会在激烈的反抗中自尽。

冒着被精灵族通缉的风险偷猎,偷到了却得不到,得到了也会自尽,所以很少有人打它们的主意。

罗兰城应该是除了战场以外,少数能够目击见到独角马和精灵的地方了。

当年,也有这样的一个骑着独角马的精灵和艾文他们并肩作战,阿莲娜她一直想要骑上去试一试,可直到死去也未能成功。

艾文隔着人群和精灵车队错身而过,怀里的小家伙握捏着嫩嫩的手掌,大眼睛咕噜咕噜乱瞟,嘴巴里也呀呀叫个不停,不知道在兴奋什么劲。

他轻轻点了点小家伙的额头。

有点好笑。

你还什么都不懂就想骑独角马了吗?真的是,要长大了才行。

这一个多月的照料下来,虽然依旧不太熟练,但他再也不会被小家伙整得手忙脚乱了,装着小家伙用品的麻布包裹背在身后,里面的物资已经换了好几遍了,只有克里斯给的奶瓶一直在用。

小家伙的襁褓也换成了棕色的棉被,棉花和布料都在太阳下晒得软软的,很舒服。

他带着小家伙朝着城里的目的地进发,那是一处位于市政广场的咖啡厅,坐在露天的遮阳伞下,他解下小家伙伸手检查尿布的情况。

嗯,干干的,没有问题。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

一名茶色短发的年轻侍应生恭敬站在桌前,她目光和桌上的小家伙对视起来,微微笑了笑。

“我们这里可以提供婴儿喝的羊奶和牛奶。”

艾文点点头,要了一份羊奶和简单的糕点打包,然后又拜托侍应生找来一壶热水,把小家伙的奶瓶好好烫了烫,装上温热的羊奶喂给她。

看她撅着嘴咕噜咕噜吮吸的模样,艾文有点欣慰。

在他看来,新生的生命就是希望,况且阿莲娜也很喜欢小孩子,当年的他们正是为希望才战的。

打败魔王的勇者,为人们带来的安宁的生活,至今已经58年了,几乎是两代人的时间,大陆许多人或许都已经记不得她的名字,只有勇者的铜像依然伫立。

他一边抱着孩子喂食,目光投向广场正中的勇者塑像。

拄着长剑的女子人站在正中,她的背后是拿着法杖的魔法师,提着盾牌的战士,还有背挎长弓的精灵,一行四人共同奋斗在迎击魔王的旅途中。

仔细想来,十年的旅途并不长,却改变了他的一生。

魔法师是他,战士已经死去了,就埋在那片水天交际的蔚蓝湖泊旁,精灵的话...

“先生,这是我们赠送您的。”

那名侍应生端来一盘咖啡递到面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顺着侍应生的视线看过去,从店门内走出一名白发的老先生,身着体贴的西装,满头银丝齐整得梳在脑后。

“年轻的先生,介意我落座吗?”

艾文点点头,论年龄来说,他才该被称作老先生。

“您自便。”

老者和蔼得笑了笑,将装饰玛瑙石的手杖靠在一旁。

看着艾文说道:“真是抱歉,因为看到先生您和记忆中的某个人很像,所以就冒昧前来打扰了。”

“或许吧,这世间长相类似的人也不少,您能在我身上找到往昔的回忆,说不定也是一种好事。”

“哈哈哈!”老先生中气十足的笑了起来。

“确实,我今年已经七十有六,或许再过几年,脑子就不中用了,趁现在还能用的时候,多想想也没坏处。”

“说不定哪天就会忘掉了。”

艾文点点头,他还记得这个老人,他是当年的侍应生,这里也是阿莲娜同精灵队友结识的地方。

他和那名老者随意聊着,回忆涌了上来。

“喂,艾文,你看那个喷泉,是不是少了什么?”

“是什么?”

“笨呢,是雕像啊,喷泉怎么能没有雕像呢?”

刚踏上旅程的阿莲娜捧着手。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击败魔王的勇者,然后把我雕像立在这里。要让...”

“诶,小朋友,这样的话我可不能当作没听到呢,罗兰城可是我们精灵一族的都市。”

然后一人一精灵吵了起来,结果就是,那名精灵也跟着他们踏上了旅途。

艾文喂奶的手感到动静,原来,是小家伙吃饱了,摇着小脑袋,不肯继续吃下去了。

拿出手帕给她擦嘴。

朝着对面的老先生笑了笑。

“抱歉,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有点事情。”

老先生握住手仗站起身来。

“当然,是我打扰了。”

说着,缓缓转身,在侍应生的搀扶下往店内走去。

“对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回过头。

“这位先生,您看起来...”

手杖指向广场正中。

“和勇者一行的魔法使有点类似呢。”

摇摇头。

“难怪难怪...”

他找到了奇怪感觉的缘由,边呢喃着边往回走去。

艾文看着二人默默走回店内,背上包裹,摸出钱币放在桌上。

抱着小家伙朝着雕像走去。

直到站在巨大的雕像前,三三两两的小孩子在雕像前的广场下嬉戏着,欢快的笑声从那边传向了远处。

他仰着头,阳光从背后照过来,拄剑的阿莲娜面部如同氤氲着薄薄的曦光。

身着铠甲的她面色坚定,直直望着前方。

在背后,是手持圆头法杖的魔法师,披着斗篷,眼神专注在阿莲娜的侧颜上。

勇者阿莲娜、魔法师艾文、战士维特、精灵弓手艾丽西亚。

终结第六代魔王的勇者们

艾文眼神平和,嘴角微微翘起。

就这样望了一会儿,转身离去。

“我们不是童话故事,而是真真切切存在过的。”

他们为世界带来过和平,并被人们铭记。

暴虐的魔法使已经成了北方诸国的童话故事,而勇者众的冒险故事仍在流传。

阿莲娜,阿莲娜,你对我说谎了,想建造雕像,并不是为了宣扬功绩吧。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有大佬帮帮忙看看嘛?我自己写确实很难发现问题,现在已知的就是人物性格不明和节奏太慢。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灵丹

信息太多太杂乱了,好劝退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灵丹信息太多太杂乱了,好劝退

嗯,确实,前期抛的设定是有点多,还有些是背景人物的设定。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灵丹
@kenpopo嗯,确实,前期抛的设定是有点多,还有些是背景人物的设定。

设定不是越多越好的啊,删掉一些吧。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灵丹设定不是越多越好的啊,删掉一些吧。

好的,尽量简单易懂一些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公子似瑾

设定让人物在后面慢慢抛出来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公子似瑾设定让人物在后面慢慢抛出来

好的,这本写的确实用力过猛了。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有没有大佬帮帮忙啊,感激不尽感激不尽。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偷偷写一波小说
@kenpopo有大佬帮帮忙看看嘛?我自己写确实很难发现问题,现在已知的就是人物性格不明和节奏太慢。

几把长,行文方式跟现代节奏不匹配,不同网站行文方式不一样,如果是某卢这个断句就太长了。情绪传导也慢,你要最快的让读者get到那个点,不然第一章他就跑了。现在的人没有一点耐心,没有一点耐心!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琦睿福生

感觉从第一章后几百字看起比较好

大概三章吧,压缩成一章正好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好的,引入剧情有点慢,感情递增也太慢,前期交代的太多了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veugenev

文笔非常不错,就是不知道你主角要干嘛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默叔不写作

实话说,反正我看到前面一千字已经劝退了,就,不要秀文笔,不要搞这些伤春悲秋的郭敬明文字一样的大段描写,没有铺垫没有情绪堆叠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觉得矫情,后面没看,受不了。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默叔不写作实话说,反正我看到前面一千字已经劝退了,就,不要秀文笔,不要搞这些伤春悲秋的郭敬明文字一样的大段描写,没有铺垫没有情绪堆叠的情况下没有任何意义,只会觉得矫情,后面没看,受不了。

好的,谢谢指导,这确实也是很大的问题,感情铺垫太急了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小鱼想买菜

去掉第一章的开头那一段根本让人看不懂的话。

努力读了一下,后面的世界观和文笔还是很棒的。

过了前几段,后面的内容好看多了。

不过,还是有一种感觉,一部分关键因素明显缺失。

主要缺失了三点。

没有冲突,也没有张力,也没有主角行动力。

冲突,就要有两方的较量,似乎只是接受了一个委托而已。

张力,角色在受到压力、刺激的时候做出的动作和反应。

你的角色非常的……经典,脸谱化。像是棒读台词。缺少情绪张力。

更关键的是,主角根本没有一个想做的事情,像是一个美团骑手,角色塑造多少就有点垮了。

你应该把一部分随处可见的世界观省略掉。

拿来写这些关键的情节和人设。

随后专门拿出一些事件,顺手来写你喜欢的世界观。

总之,潜力很大,大神之资。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kenpopo
@小鱼想买菜去掉第一章的开头那一段根本让人看不懂的话。

谢谢大佬的认真点评,意见收到了,内投拒绝的原因也写的是节奏太慢,总之,确实没有拿出能吸引人的冲突,很中肯,话说,刚刚那篇文您是不是也看了?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天宝顺乐

投日系轻小说吧,西方玄幻有点....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深之裂谷
@kenpopo谢谢大佬的认真点评,意见收到了,内投拒绝的原因也写的是节奏太慢,总之,确实没有拿出能吸引人的冲突,很中肯,话说,刚刚那篇文您是不是也看了?

把节奏加快,把设定隐藏,只要不影响文章理解就不写。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才华横竖都溢

不明觉厉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

本帖需登录才可回复,没有帐号欢迎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