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角度的分析,另一种维度
老实说,我算是资深网络文学读者了。在我的认知里,中国网络文学的起源有两个:第一,是“榕树下”的文青们伤春悲秋写情感故事。第二,是天涯社区的“莲蓬鬼话”、“煮酒论史”和“舞文弄墨”这三大板块,网文界各种玄幻诡异、盗墓修真、历史演义等等题材,都是在天涯玩过一轮的。
现在的网文大神,基本上都有在这两个论坛灌水发文字的经历。当年没有收费阅读这一说,写作都是凭兴趣,开个长贴就是写文章了,粉丝们就一路灌水一路追看,作者与读者亲密互动,要追个贴经常要水几百上千个页面。

付费阅读真正浮出水面,是因为2005年两篇文章的大火:鬼吹灯明朝那些事。这两篇都曾经在天涯发过长贴,火爆得不行。然后作者与天涯产生巨大冲突,一边是作者的强烈变现欲望,另一边是天涯坚持的免费阅读模式,两边的矛盾不可调和。并且天涯当时还非常霸王的提出:所有发布在天涯的作品,版权均默认归属于天涯。这种搞法无疑让凭兴趣写作的人极为心寒,一开始免费问题不大,写火了之后就一定要变现,不然人家靠什么吃饭?靠粉丝在跟帖里灌的水吗??天涯不能解决网络写手的收入问题,所以它一步步没落了。到2010年以后,天涯甚至都不算知名网站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在当时,迎合了写手们的变现需求的,就是起点中文网。鬼吹灯到第二部的时候,就转移到起点进行更新,大家伙充值了所谓的起点币才能看。当然当时老百姓也没啥版权意识,一堆人看盗版,乃至有好多个专门发盗版书的网站,流量还挺高,广告收入也还不错,日子过得比起点还好。

此后起点中文网一步步慢慢做大。迎合写手的变现需求是大势所趋,今时今日我们回头看,任何一个提供内容的网站,无论是文字内容还视频内容,包括起点和优酷,核心都在帮助核心内容创作者变现!这也是内容型网站的铁律。

而到了2016年之后,内容网站的江湖规则突然又是一变:我大中国的强监管之手伸了出来。写手们变现的难度突然加大,要迎合监管需求,简直就是不可能任务。虽然监管层就两个不能写的要求:“这也不能写,那也不能写”,不过要实现起来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于是严肃内容一天天减少、404、自我审查和自我阉割,所以起点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虽然有个位数的几位大神作家还偶尔出几部话题作品,但是整体而言,整个网站丧失了厚重的中部群体,只能在强监管之下苟延残喘。

与此同时,倒是以娱乐为主的短视频内容网站以及直播网站异军突起。它们又能变现,又能突破监管,反正没啥严肃内容,又特别接地气,又合适嵌入广告,这一下子,就造就了很多抖音和直播领域的大神。不过我一个都不认识,一个都没关注,抖音也从不向我推送肤白貌美擅长扭腰的小妹妹,我也不理解它们的算法,咳咳咳。

这些背景,就是起点中文网在这个五一期间遭遇狂风暴雨一般的批评的原因。它深受监管之苦,利润连年萎缩,于是试图更改规则,重回免费阅读时代,这很明显是开历史的倒车。它想抄袭的,是类似抖音这样的免费观看模式,然而这种模式支持的是简短的非严肃创作,与长篇文学作品不是一码事。

老实说,你问我严肃创作型网站的出路在哪里?我是真的答不上来。在强监管之下,起点模式其实已经撑不下去了。不光是起点,中文在线、百度阅读和阿里文学的日子也不好过。这四家已经是付费阅读的严肃创作型网站的前四名了,其实都不太能熬下去,分分钟大股东停止输血,就是挂掉的命。在这样的背景下,网站要生存的唯一办法,就是从写手身上牟利,比如作品的影视改编权一律属于网站,并且改编收益只向写手分配极小比例。这是大势所趋,毫无办法。

毕竟,在强监管模式之下,还想靠写作吃饱饭,这简直就是做梦好不好?好不好??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