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 胸有千杀剑 于 2020-05-03 23:39 编辑




首先声明,我不是作者,我只是一个网文阅龄十多年的老读者。在这里写下我的看法。



阅文新合同有多严苛、对作家的利益侵犯有多猛烈我就不说了,经过好几天的发酵,稍微关心这件事的人都已经被科普完毕了。

那么,在度过初期的愤怒之后,我们还是来细想一下这次作家新合同事件背后隐藏的东西吧。



我们首先需要确定几点:

1、阅文这种大集团,任何即将推出的合同(尤其是涉及到阅文核心业务的合同,比如这次的作家新合同),都是需要经过公司法务以及业务相关部门、公司高层多次讨论后才会推出的,也就是说,想出台这样的新合同,没有一两个月的起草和讨论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存在一部新合同只用了三五天就出台的情况,因为那会包含很多漏洞,以后改起来会非常麻烦。



2、以程武为核心的新团队和以吴文辉为核心的老团队之间存在很激烈的理念或利益冲突。这一点傻子都能看得出来。



3、以程武为核心的新团队需要做出成绩,这个成绩不一定是迅速扭转核心业务之一的付费阅读的颓势,那不是短时间能完成的,但是,他们必须做出一定的进展让更高层看到事情在顺利推进。



接下来做分析之前,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故事,相信很多人以前都看过,我简单写下大概意思:



一家公司的老板想集体降薪,可是怕激起员工的强烈反弹,于是先找人放出消息,说公司遇到困难了,要大幅裁员,整个公司要砍掉一半的人。员工人心惶惶并且愤怒不已。过几天老板正式开会,说之前的消息是假的,但是现在市场大环境不好,公司也确实遇到了困难,要想不裁员,只能降薪。老板体谅大家,所以也不降薪太多,只降10%。然后所有员工一想,这比被裁掉强,勉强可以接受,于是乖乖回去工作了,要是老板手段够好,没准这些员工还会对老板感恩戴德。



员工被降薪了为什么没有愤怒,反而对老板感恩戴德呢?



就是因为在降薪消息出来之后发酵的那几天,员工体会到了比降薪更恐怖、更难以接受的心情啊!



好了,故事讲完了,相信很多人都已经想到了一点什么了。



那么,分析来了:



1、被泄露出来的新合同(我们暂且称之为“A版合同”)肯定是早就有的(根据5月2日阅文集团对新合同事件的回应,这版广受争议的合同是2019年9月推出的,具体是不是,不清楚),并且我推测,类似的新合同绝对不止一个版本,只不过这个最严苛的被披露了出来,其它的版本早已制定完毕,但是没被泄露出来。理由就是:阅文高层不是傻子,A版合同这种明显会激起作家强烈反弹的合同不可能正式实施的,在制定出来之前他们就很清楚这一点。那为什么还要制定呢?因为要故意泄露出来让所有作者感到愤怒和恐惧啊!!!



至于A版合同到底是程武团队制定的还是吴文辉团队制定的,重要吗?无关紧要。



2、A版合同泄露出来的时间点,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可以确定,该合同出现应该是在2020年4月27日(吴文辉团队退出阅文)之前。具体什么时间出现的,因为资料有限,无法考证。但是,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A版合同肯定是在吴文辉团队退出阅文之前就有了。



3、A版合同到底是程武团队故意泄露出来的,还是吴文辉团队不甘被踢出,故意留个炸弹给程武团队?我信息有限,无法推测。但是,这一点也不重要。


————————————————————————————————————————



那么,如果我是阅文现任管理者,我会怎么做呢?



1、A版合同已经泄露了出来,并且造成了作者群体的愤怒和抵制,我不会直接否认该合同,也不会阻止作者们在某据点聚集,我会任由其发酵,目的就是让所有作者都体会到类似故事里“公司要裁员一半”的恐惧。



2、愤怒的作者群体当然会四处找门路、找新闻媒体曝光,我会用一点力气压制舆论,但是不会用全力,因为没必要。比如现在作者们在微博上制造热搜等行为,花点成本或人情撤掉就行了。



因为作者群体群龙无首,意见无法统一,所以作者们弄出微博热搜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远远大于我撤热搜的成本。除了微博,在其它平台也一样。



3、稳住真正有能力向更高层反映的作者代表,至少,阻止他直接向上层反映。嗯,具体是谁,大家懂的。他是否在微博或其它媒体发声并不要紧,但是,必须保证他不会利用身份向更高层反映。因为,我必须保证事情在我可控范围之内。



4、虽然能压制舆论,但是不可能真的对舆论无所谓,还是那句话,必须保证舆论在自己的可控范围之内。所以,一旦作者们制造的舆论有“出圈”甚至扩大的倾向,我会立刻出手阻止。比如,微博上著名编剧汪海林先生的发声。虽然编剧和小说作者有相关性,但毕竟是两个圈子,我如果是阅文管理者,不会任由舆论扩散出圈的。所以大家看到了,作者们无论怎么愤怒怎么发声都没人搭理,可是汪海林先生为此发声,立刻有人去“洽谈”了。



5、针对作者们向著作权草案提意见的行为,我阻止不了,也没必要阻止。因为我有把握把事情平息在法案出台之前。



6、等事情发酵到一定程度,我会邀请作者代表进行洽谈,倾听作者们的意见。这时候,因为作者群体没有一个拥有足够威望和能力的核心人物,那就多找几个呗,谁是代表无所谓,重要的是摸清楚这几个代表的真实底线和各自的态度。



当然,洽谈肯定是没有结果的,只会是一些官面上的话,比如“我们一定会充分考虑作者们的意见”、“作者是阅文最宝贵的财富”等等。至于之后怎么做,新合同怎么改,我不会提及,或者只是提及一些明显对作者群体利益伤害最大的条款,直接说这些条款肯定会去掉(反正这些条款也没真的打算落实)。至于更多的意见,没有下文。拖着呗。



7、在作者们等待洽谈结果和真正的新合同出台的时间里,分化作者代表,或拉拢,或警告,让这几个作者代表不会跳的太厉害。如果有个别作者代表态度非常坚决,并且有一定的威望和影响力,那么,不排除使用水军抹黑或其它威压手段,杀鸡儆猴。甚至都不需要真的把这些态度坚决的作者代表怎么样,只需要制造一些麻烦,让他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代表民意”就行了,他们总得写作吧?总得养家糊口吧?总之,阻止他们成为真正的“舆论领袖”。同时,继续压制舆论,让更广大作者们体会到“无人呼应”、“无处申冤”的无奈。



8、用一到两周左右时间,拉拢和分化作者代表完毕,让他们态度软化,同时随着时间推移,更广大的作者们已经逐渐平复了心情,正式推出新合同。内容嘛,去除掉“A版合同”里那些对作者们刺激最大、明显不可能真正实施的条款,在原有的旧合同的基础上,让旧合同某些早已埋下伏笔但语义相对模糊的条款,变成很细致的白纸黑字。



作者们会发现,哎?这版新合同其实并不像“A版合同”那样严苛啊,其实只是在旧合同基础上进行了一些延伸,把旧合同原来就有的一些内容进行了更细致、更明确的规定,其实也不是那么不能接受嘛。而且,那些最不能接受的条款,已经去掉了啊。



很好,作者们认为自己的抗争取得了“效果”,加上意见并不那么统一,作者代表又没有那么坚决了,那就只能接受了。



至于阅文管理者,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平息了事件,那就行了呗。而且,把一些涉及战略方向的条款顺利加到了新合同里面,腾讯更高层问起来也“有功可表”了。



9、至于向著作权草案反映的那些意见?呵呵,离新的著作权法案出台还远着呢,作者群体的反抗不可能持续那么久。等法案真正出台,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再说,真以为大资本影响不了法案内容?再说,就算法案出台,具体落地实施也需要时间吧?哪怕法案出台了,ZF也很重视阅文这件事,专门派出工作组来督查(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真正到最后修改新合同并落实也得需要时间吧?这个时间会是多久呢?那个时候,作者们的反抗力度还会像现在这样暴烈吗?呵呵。



差不多了。就先写到这吧。我相信程武先生作为腾讯高层,想的绝对比我周到,手段绝对比我老辣。如有想的不周到的地方,还请大家各抒己见。不怕拍砖。



作为一个老读者,衷心希望网络文学能百花齐放,能出现更多更好的作品。



哦对了,有人说我是只会用阴谋论来恐吓大家,其实我那时候已经写好了另一个帖子,算是给大家的提醒,也算是我的一点意见和建议。但是当时我没有发帖权限了(一小时只能发1个主帖,10个回帖,哭~),我有苦说不出。在这里附上吧。突然觉得龙空这个可以修改帖子的功能不错。当年网络刚起步时,这个功能就很受欢迎,能保存下来,真不错。



我另一个帖子:之前写了程武团队可能用的手段,再来写写作者们犯的错误

6条评分,共136龙币收起评论
京ol1
古川66
均订三千万1
sky夜一夕1
炎舞天幻66
红烧肉真好吃1
回复
评分
收藏
举报